黄岩洞:岭南母系氏族的摇篮

文章来源: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4日 点击数: 字体:
黄岩洞位于广东肇庆封开河儿口镇一座狮子状石灰岩孤峰的西南麓,故又名“狮子岩”。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黄岩洞张开着一个巨大的洞口,默默地等待着。它有无数深藏的秘密,等待人们去发现;它有无声的千言万语,等待人们去破译。终于,20世纪60年代初,人们在黄岩洞发现了距今约1.2万年被称为“封开人”的两个晚期智人头骨化石和近千件石器,还相继在附近的峒中岩、罗沙岩、白石岩、塘角嘴、猛虎头山、利羊墩等地发掘出14万年前至3000年前的多个古人牙齿、头骨化石和30多种动物化石以及大量的旧石器、新石器与青铜器时代的各种工具、武器。这不仅把岭南人类历史推前至14万年之前,而且完整地反映出人类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的整个发展过程。 从14万年前的原始时代一直到今天,在黄岩洞及附近一带狭小的土地上,人类的活动从未中断过,而且历史延续的脉络清晰,环环相扣,有据可查,有迹可考。这种情况在世界上是极其难得的,堪称人类发展史上的一大奇迹。每一条小溪都将流入大海,每一条小路都可通向世界,黄岩洞终于名扬天下。 黄岩洞是旧石器时代晚期向新石器时代过渡的典型洞穴遗址,是岭南母系氏族的摇篮。也许是古人类选择了黄岩洞,也许是黄岩洞选择了古人类,黄岩洞与古人类共同谱写下历史的篇章。黄岩洞洞口向南,洞室宽敞,冬暖夏凉,宜人居住。洞口距山脚平地约15米,是一面陡峭的石崖。要攀上这一石崖,对于有手在脚的人类来说,并非难事,但对于凶猛的野兽来说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这种易守难攻的地形,是那时人类生存的理想场所。洞的前面是一片平坦的开阔地,七星河水在不远处蜿蜓流过。40多年来,考古工作者对黄岩洞进行了几次大规模的发掘,出土了上千件石器和大量的动物化石,反映了远古时期岭南乃至华南地区的生活面貌。可以想象,在漫长的远古时代,黄岩洞一带长期保持着温和的气候,雨水充沛,草木茂盛,生存着各种大大小小的肉食和草食动物,形成了一个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为古人类的诞生和进行创造了条件。 然而,古人类并没有满足于这样的安乐窝。黄岩洞口像一个喇叭形的望远镜,可以俯视原野,可以远眺青山,可以仰望苍穹。那茫茫的天地,轮转的日月,闪烁的群星,飘忽的云雾风雨,猛烈的电闪雷鸣,那日夜更替,四季寒暑,草木枯荣,无不吸引着古人类去思索、去幻想、去追求。走出洞穴,飞上蓝天,这一定是古人类的梦想。 也许是到了猛兽再也不能威胁人类生存的时候了,古人类终于搬出了洞穴,居住于山冈,居住于水边,有了房屋,有了车船,有了远距离的文化交流,从而揭开了人类发展史上崭新的一页。20世纪80~90年代,考古工作者陆续在黄岩洞周围和封开县内其他一些地方发现新石器时代的30多个山冈遗址,出土了距今约4000年的陶纺轮、陶拍和石环、石镯等,这时候的封开古人类从穴居迁到山冈生活了,还掌握了捻线织布和制作精美陶器的技术,已懂得爱美。 1988年在杏花、南丰等地清理的20多座青铜器时代的墓葬中,山地了青铜斧、钺、鼎和石器工具、兵器以及云雷纹、米字纹的陶器等。其中有祭祀用的十多件大石铲,这些大石铲与广西左洒、郁江两岩和南海西樵山出土的同型,说明书夏商时期封开古人类便与广西和珠江三角洲有密切的文化交往。在杏花猛虎头山古墓出土的陶器花纹也很精美,有仿商周的文化特点,中原文化的影响也渗透进来了。在南丰镇利羊墩古墓出土的青铜器、铁器、玉器和原始瓷等,呈现出明显的地方文化特点,而同时期桂东北、湘南、粤北等地同类文物又与其有某些共通之处,这表明封开一带在周秦时期便是长江、西江与珠江流域经济文化交往的主要通道。“封开人”创造了岭南灿烂的古文明,对岭南地区的开发作出了卓越 的贡献。(摘自:《人文封开》)